🌙夜微凉°

#熹妃Q传#文成公主之楚国梦

这是哪里?似是回到了心心念念的皇宫,可与金碧辉煌的玲珑殿又有些不同,琉璃瓦在阳光下闪耀地使人睁不开眼,金漆木雕地景色又似乎恍然如梦。“公主,您醒了?”我看着眼前穿着翠绿色衣衫地小丫头,恍惚着问道:“这是在哪里?你又是谁?”小丫头摸摸我的额头,憨笑地说道:“公主,莫不是烧糊涂了?怎么连翠儿都忘记了?我们来楚国都有一个多月了,此次前来联姻,皇帝都允诺了,只要是公主中意的郎君,可以即刻完婚”。脑海中有短暂的记忆涌现,原来这个身体的主人也叫文成公主,奉皇命来楚国联姻。只是比自己幸运一些,自己是去吐蕃和一个不认识的男人成亲,而她却可以选择自己的意中人。或许这一世可以随心一次,做一回真正的自己。
蒹葭池畔,皇宫的正东方,满池的荷花开的正艳,出淤泥而不染,正是我喜欢荷花的地方。抬手抚琴,弹奏一曲:《蒹葭》。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。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。溯洄从之,道阻且长。溯游从之,宛在水中央。”“好曲,好曲,正应了这河畔的景色,今日本王真是不虚此行”。抬眼看去,原来是怡亲王,皇帝的亲弟弟,不知怎地,今日会来宫中花园,之前可是听到这位殿下不少传闻,也是这闺中少女们倾慕的对象。今日一见,也的确有傲人的资本。“原来是怡亲王殿下,不知殿下在此,见笑了。”“是本王唐突,打搅了公主的雅兴。”抬眼看去,映在对方眼中的自己仿佛等待这一刻已有几世之久。
不知怎地,从此之后时常会与怡亲王偶遇,或是在宫殿城楼,或是在城内集市,不论走在哪里或是遭遇困境,他都会及时出现在我眼前,让人忍不住怀疑这偶遇的巧合性。时间久了,变成了习惯,哪天见不到面就会觉得心里空落落的,渐渐地内心中一点点被一个人的影子所填满。
在楚国已有三月有余,在此期间也有许多王亲贵族前来求亲,却始终未等到那个人的身影,内心地失落却无法表达,不知不觉间走到了初次遇见的蒹葭池畔,看着这满池的荷叶发呆。隐约间,似是听到吹箫的声音。“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。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参差荇菜,左右流之。窈窕淑女,寤寐求之。求之不得,寤寐思服。悠哉悠哉,辗转反侧。”走到近前,原来是怡亲王殿下。“文成,我想让你了解我的一切,而不是以怡亲王的身份,我喜欢你的一颦一笑,从见你的第一眼开始,就已认定今生今世只你一人,你可愿意嫁我?”望着他的眼睛,想起初遇的画面,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”